产品中心
Products
文创衍生

独调墨香系列

产品卖点:

1. 中国传统书画作品与现代家居相结合,满足不同家居空间的需求

2. 营造家居文化氛围,将现代审美与中国文化相结合,创造出中国家居现代主义风格。

3. 产品共有七款样式,塑造宁静艺术空间,可靠在客厅、卧室、书房、花园等多种场所使用。

4. 产品设计颜色丰富,可以随意搭配,能让设计师构思自由发挥。

5. 艺术家作品创新独一无二,大小适宜便于施工,且施工切割损耗小。

6. 彰显品位,呈现与众不同的格调。欣赏霍晓的作品时,有如寻古幽雅逸之景,享赏心悦目之趣,激探美创美之志。

7. 艺术批评家吴永强评价霍晓:他以玩家的态度,沟通了艺术与生活,拉近了传统和现当代艺术的距离。他的书写作品不再是传统定义中的书法,而成了有分量、有质量的物。这是自始至终与生活密切相伴的物,包含着发现、创造和对生活的选择。

  • 产品类别
    墙砖
  • 风  格
    新中式风格/简约风格
  • 纹  理
    书法
  • 使用场景
    书房
  • 主要规格
    400*400

我们向往一种居住方式,逃出城市钢筋混凝土的森林,远离宏达冷漠高度抽象化世界的非人性化视界,使物质和审美达到契合。我们为什么向往这种居住方式?因为居所不仅是一个物理意义上的别致空间,用以承载物质生活,更是一座精神性的存在意向,是审美精神的载体。而中国现代人的居住问题在于,生活方式、文化认同和我们居住方式本身是有隔阂的。

霍晓也许打破了这种隔阂,他是成都御翠草堂私家园林的主人,他为自己的园林生活构想了一个词语,叫做“园林清供”。他在自己建造的园子里以文会友,结识群贤。没有行草的张狂和隶书的乖张,霍晓小楷如同江南烟雨朦胧中秀丽的女子,婷婷袅袅罗带飘飞。横撇竖捺轻盈皎洁,是游走在琴键上悠扬的音符,是叩击地板脆响的雨珠,他笔下作品字字俏丽,篇篇秀美,墨色线条用力均匀,既不柔弱需要风来搀扶,也不刚强锋芒毕露。

威尼斯商人瓷砖研究所与霍晓的书画艺术作品,设计出了7款通用配套产品,通过专业的陶瓷工艺,印在了一片片艺术瓷砖上。用以家装点缀,可谓画龙点睛之比。本系列配套产品将重新定义美好生活,开启家居生活现代艺术砖的新篇章。

霍晓的书法被称为“苔藓体”。有人说,霍晓的“苔藓体”书法是园林滋养出的。飞白里藏着密密麻麻的小字,是雄浑粗犷的大字下隐藏的清秀小楷。就像夹杂在石缝中生机盎然的青苔。霍晓先生的小楷一般只有35毫米,一粒米上可以写4个字。但无论如何,这些字体错落有致,也有足够的留白。这是有呼吸的空间。

受到达达主义和波普艺术的影响,当代艺术的一个惯用创作手段便是挪用和拼贴——从消费社会的废弃物中提取材料,进行重构、拼接、组装,从而改变原物的性质,创造新的意义,诞生出新的创作。

霍晓的艺术性不仅体现在几笔被勾勒清俊书法里,而且根植于装裱在画框里一大幅的留白和流连在整个园子的花草树木,他用其他画家弃之的二道纸进行创作,在杯盏茶匙上描摹,对桌椅板凳创新加工,对现代科技与传统艺术结合的狂热追逐,他眼里的艺术已完全沉沦在这个园子,存在他的生活方方面面和不涸的思维里,于他,生活何尝又不是艺术。

霍晓创造的“三维艺术”打破传统艺术家只在纸面上创作,他的作品不是凝固在二维平面内,而对身边一切用小楷眼光,对事物进行“艺术创造”。

1.池上篇并序

白居易【唐】

看白居易的园林意象园由造化物呈心历意象天成

 原文:

都城风土水木之胜在东南隅,东南之胜在履道里,里之胜在西北隅。西闬北垣第一第即白氏叟乐天(772-846)退老之地。地方十七亩,屋室三之一,水五之一,竹九之一,而岛池桥道间之。初乐天既为主,喜且曰:"虽有台池,无粟不能守也",乃作池东粟廪;又曰:"虽有子弟,无书不能训也",乃作池北书库;又曰:"虽有宾朋,无琴酒不能娱也",乃作池西琴亭,加石樽焉。乐天罢杭州刺史时,得天竺石一、华亭鹤二,以归;始作西平桥,开环池路。罢苏州刺史时,得太湖石、白莲、折腰菱,青板舫,以归;又作中高桥,通三岛径。罢刑部侍郎时,有粟千斛、书一车,泊臧荻之习莞、磬、弦歌者指百,以归。先是,颍川陈孝山与酿法,酒味甚佳;博陵崔晦叔与琴,韵甚清;蜀客姜发授《秋思》,声甚淡;弘农杨贞一与青石三,方长平滑,可以坐卧。

大和三年(830)夏,乐天始得请为太子宾客,分秩于洛下,息躬于池上。凡三任所得,四人所与,洎吾不才身,今率为池中物。每至池风春,池月秋,水香莲开之旦,露清鹤唳之夕,拂杨石,举陈酒,援崔琴,弹《秋思》,颓然自适,不知其他。酒酣琴罢,又命乐童登中岛亭,合奏《霓裳散序》,声随风飘,或凝或散,悠扬于竹烟波月之际者久之。曲未竟,而乐天陶然石上矣。睡起偶咏,非诗非赋,阿龟握笔,因题石间。视其粗成韵章,命为《池上篇》云。 

2. 沧浪亭记

苏舜钦【宋】

沧浪亭记》是宋代文人苏舜钦于庆历四年(1044年)创作的一篇散文。记述了作者发现佳地、建亭、游玩的过程,抒发了作者官场失意的愤懑之情。

原文:

予以罪废,无所归。扁舟吴中,始僦舍以处。时盛夏蒸燠,土居皆褊狭,不能出气,思得高爽虚辟之地,以舒所怀,不可得也。

一日过郡学,东顾草树郁然,崇阜广水,不类乎城中。并水得微径于杂花修竹之间。东趋数百步,有弃地,纵广合五六十寻,三向皆水也。杠之南,其地益阔,旁无民居,左右皆林木相亏蔽。访诸旧老,云钱氏有国,近戚孙承右之池馆也。坳隆胜势,遗意尚存。予爱而徘徊,遂以钱四万得之,构亭北碕,号沧浪焉。前竹后水,水之阳又竹,无穷极。澄川翠干,光影会合于轩户之间,尤与风月为相宜。予时榜小舟,幅巾以往,至则洒然忘其归。觞而浩歌,踞而仰啸,野老不至,鱼鸟共乐。形骸既适则神不烦,观听无邪则道以明;返思向之汩汩荣辱之场,日与锱铢利害相磨戛,隔此真趣,不亦鄙哉!

噫!人固动物耳。情横于内而性伏,必外寓于物而后遣。寓久则溺,以为当然;非胜是而易之,则悲而不开。惟仕宦溺人为至深。古之才哲君子,有一失而至于死者多矣,是未知所以自胜之道。予既废而获斯境,安于冲旷,不与众驱,因之复能乎内外失得之原,沃然有得,笑闵万古。尚未能忘其所寓目,用是以为胜焉! 

3.凤池园记

蒋元益

凤池园属于苏州古典园林,是人类居住文明的物质存在,它的发展过程,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的经济形态、政治观念、社会风尚、审美情趣、建筑技艺诸多方面的状况,故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当之无愧地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各个时期的园林文献,不但是造园的文字记载,反映了当时的造园思想和旨趣。

内容节选:

郑康成《周官·载师》注云:“樊圃谓之园”。而许叔重《说文解字》则别:“圃种菜,园树果。”夫园始以树果,继乃累高浚深,扫宽辟广,罔弗以后益前为胜。

考吾郡顾氏,辟疆名最著,由晋迄唐,裔况居之,见之词人题句。自云美塔影、翰林秀野外,在城东者,则有月隐君之自耕园。月隐,中丞芝岩公之族也。芝岩,姓顾氏,名淠,从中州归,购得之,尝为文以记,又为《园居杂诗》,自《武陵一曲》至《得闲处》,凡十六题,皆五言绝也。中丞宅銮驾巷,在园西数十步,子姓犹存,而园归朱氏。后陈君建亭,葺而新之,以课儿弦诵,且养疴娱老,去尘垢、涤嚣烦,凡园中之胜,并易以嘉名。

而又于其东,买邻隙地凿小池,池傍筑室象舫,名“爱莲舟”,以徜徉游衍。复因池南屋老,欲作之,志未遂而即世。今令嗣辈庀材鸠工,为新堂焉。堂成,颜以“春华”,嘱予为园记,予乃即建亭所以名胜者,演绎其说。池北楼,日“飞云”,飞若上耸,云若下垂。循西而南,修廊曲径,窈然静深者,日“楼下宿”,非惠子之据梧而瞑,则少陵所谓“读书秋树根”也。有岑焉,引人入胜,不必其小而高也。轩日“知鱼”,鱼相忘者江湖,人相忘者道术。桥曰“引仙”,仙以譬师朋,引以譬扶翼也。洞日“浣香”,识密鉴洞,心清闻妙也。亭日“接翠”,柯叶毋改,结交老苍也。池东南,峙杰阁,如园旧名,名日“凤池”,池以濯故见,阁以来新意也。前望“深柳居”,借中散“旷怀昧春虚”句,居安资深,其自得之也。后有“鹤坡”焉,鹤,仙禽也,桥引仙,坡栖鹤,志不凡也。左榭,日“筠青”,士所周旋;右墅,日“梅山”,泽之腰所啸傲,皆老苍也,皆可共岁寒也。

或日:“园之名胜,子为演绎其说,似矣,如陈君之不易园名何?”予日:“是有深意寓焉尔。往芝岩公记斯园,既日‘凤池’,又名园以老圃,不若陈君一以乡名名之,今后人得以乡名,考园所在也。盖邑载:凤池乡,相传池有灵泉,旱涝不竭。宋诗云:‘问渠那

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陈君戴仁抱义,希踪古哲;令嗣内行聿修,绳趋黉序,成克浚厥心源,勿愧斯园斯池也哉?”予与陈君交最久,因为文以记之。君名大业,字骏周。子六人:文灿、文焕、文彬、云鹏、文炜、文炽。彬与鹏,又予院课中士也。

乾隆戊申春仲,作记者,长洲蒋元益。 

4.重修沧浪亭记

宋荦【清】

苏州沧浪亭内有康熙35年宋荦撰写的一篇《重建沧浪亭记》,这对于了解沧浪亭的历史遗迹以及了知宋荦其人都是十分可靠的依据。宋荦(1634-1713年),清国史院大学士宋权之子。字牧仲,号漫堂,商丘雪苑六子之一,著名诗人、书画家、文物收藏家和鉴赏家。

原文:

余来抚吴且四年,蘄与吏民相恬以无事。而吏民亦安,余之简拙事以寖少,故虽处剧而不烦,暇日披图乘,得宋苏子美沧浪亭遗址於郡学东偏,距使院仅一里。而近闲过之,则野水瀠洄巨石颓仆,小山藂翳於荒烟蔓草间,人迹罕至。

予于是亟谋修复,构亭於山之巅,得文衡山隶书“沧浪亭”三字。揭诸楣,复旧观也。亭虚廠而临高,城外西南诸峰苍翠吐欱,檐际亭旁老树数株,离立拏攫似是百年以前物,循北麓稍折西而东构小轩曰:“自胜”,取子美记中语也。迤西十余步得平地,为屋三楹。前亘土岡,后环清溪。颜曰:“观鱼处”,因子美诗而名也。跨溪横略彴以通遊屐,溪外菜畦民居相错如,绣亭之南石磴陂陀栏楯曲折,翼以修廊颜曰:“步碕”。从廊门出有堂翼然,祀子美木主其中而榜其门曰:“苏公祠”,则乃旧屋而新之。

予暇辄往遊,杖履独来,野老接席。鸥鸟不驚,胸次浩浩焉、落落焉,若遊於方之外者。或者疑游览足以废政,愚不谓然。夫人日处尘坌,困于簿书之徽纆神烦虑滞,事物杂投于吾前憧然莫辨。去而休乎,清凉之域,廖廓之表,则耳目若益而曠,志气若益而清明。然后事至而能应,物触而不乱。常诵王阳明先生诗曰:“中丞不解了公事,到处看山復寻寺。”先生岂不了公事者?其看山寻寺所以逸其神明,使不疲于屡照,故能决大疑、定大事而从容。暇豫如无事,然以予之驽拙,何敢望先生百一,而愚窃有慕乎此。

则斯亭也,仅以供游览。與!亭废且百年。一旦復之,主守有僧,饭僧有田,自是度可数十年不废。嗟虖當官传舍耳。余有时而去,而斯亭亡恙。后之来者登斯亭,岂无有与余同其乐而谋?所以永之者與!

子美事详宋史。與!兹亭之屡兴废,宜别有记者皆不书经。始以乙亥八月落成,以明年二月买僧田若干亩,并著之碑阴令后有考。

康熙三十五年岁次丙子中春总理粮储、提督军务、巡抚江宁等处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三级商丘宋荦记。命男至书! 

5.种竹记

刘岩夫【唐】

刘岩夫在《植竹记》中赋予竹子”“”“”“”“”“”“等品格。 在生活中,人们往往容易把竹的特性拟人化,如人们极易由竹的不畏严寒联想到人的坚强。

原文:

秋八月,刘氏徙竹凡百余本,列于室之东西轩,泉之南北隅,克全其根,不伤其性,载旧土而植新地,烟翠霭霭,寒声萧然。适有问者,曰:树梧桐可以代琴瑟,植楂梨可以代甘实。苟爱其坚贞,岂无松桂也,何不杂列其间也?答曰:君子比德于竹焉:原夫劲本坚节,不受霜雪,刚也;绿叶萋萋,翠筠浮浮,柔也;虚心而直,无所隐蔽,忠也;不孤根以挺耸,必相依以林秀,义也;虽春阳气旺,终不与众木斗荣,谦也;四时一贯,荣衰不殊,常也;垂蕡实以迟凤,乐贤也;岁擢笋以成干,进德也;及乎将用,则裂为简牍,于是写诗书篆象之辞,留示百代,微此则圣哲之道,坠地而不用闻矣,后人又何所宗欤?至若镞而箭之,插羽而飞,可以征不庭,可以除民害,此文武之兼用也;又划而破之为篾席,敷之于宗庙,可以展孝敬;截而穴之,为箎为箫,为笙为簧,吹之成虞韶,可以和神人,此礼乐之并行也。夫此数德,可以配君子,故岩夫列之于庭,不植他木,欲令独擅其美,且无以杂之乎。 

6.近园记

杨兆鲁【清】

明清私家园林——近园

原文:

有客过近园,谓予曰:人生天地间,一身之外,非吾有也,皆可以远名之,何况游目托迹之所,草木禽鱼至寥廓,不亲之物与吾身何与?而子谓之:近岂不谬哉?予曰:不然,夫远近亦何常之,有性情骛乎?远则浮江河,陟五岳,且欲翱翔於凌虚之台,驰骤於阆风之圃者,有之予也,蒲柳也,鹪鹌也。一亩之宫,可以栖迟偃息,禽鱼草木,皆吾陶情适性之具。又何远之足云。自抱疴归来,於注经堂后买废地六七亩经营,相度历五年,於兹近似乎园。故名曰:“近园”。

其中为堂,则“西野草堂”也。不过三楹,可以宴客。其南则“见一亭”,前叠石作假山,后作小台,植牡丹数种。窗棂敞豁,表裹相望。折而西,则竹深处山此而进,题曰:“药栏乘兴”。左有“天香阁”,右有“安乐窝”。临池有“得月轩”,绿水沦涟,游鱼与波光上下,此予读书吟钓处也。又折而北,则“秋爽亭”。

回廊匝绕又北,则“铿湖一曲”,迤逦而东,过“虚舟”,入“容膝居”。渡小桥,则“三梧亭”,亭下有“垂纶洞”,石磴参差,古木蕹郁,亦城市山林,小憩之所也。西南则留片地,作种“菊圃”,圃前有“四松轩”,轩左有“欲语阁”。园中之木,高下数百株。其花,则四时开落,约数十种,虽不及绿野平泉之万一,庶几寄吾身於一壑之内,而吾意悠然矣。 

7. 风赋

宋玉战国

宋玉生于屈原之后,或曰是屈原弟子。好辞赋,为屈原之后辞赋家,与唐勒、景差齐名曾事楚顷襄王。作者讽谏楚襄王,希望他不要再沉溺于养尊处优、淫乐无度的生活中;对于庶民的疾苦,也表示了一定的同情。

内容节选:

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宋玉对曰: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宋玉对曰: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宋玉对曰: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飏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蹶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风,则飘举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抵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衡,概新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幢,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故其风中人状,直惨凄惏栗,清凉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也。

王曰:善哉论事!夫庶人之风,岂可闻乎?宋玉对曰:夫庶人之风,塕然起于穷巷之间,堀堁扬尘,勃郁烦冤,冲孔袭门。动沙堁,吹死灰,骇溷浊,扬腐余,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庐。故其风中人状,直憞溷郁邑,殴温致湿,中心惨怛,生病造热。中唇为胗,得目为篾,啖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 

书法是中国古典艺术的一朵奇葩,在世界各国文字书写中,没有任何其他文字的书写,像汉字的书写一样,最终发展成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并且源远流长,中国五千年璀璨的文明及无与伦比的丰富文字记载都已为世人所认可。将中国书法文化与家居结合,既是对中华文化的发扬,也是审美的提升。书法艺术被誉为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传承着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底蕴。

现代家居中融入传统书法艺术,无论是自勉励志还是修身养性都可以产生望文知义、陶冶情操的效果。

“居住”,是霍晓造园的初衷。所谓居住,是“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追求的是活着的境界和姿态,而不仅仅限于存活。

核心技术:

1. 精密数控切割技术,精度优于国家标准

2. 进口环保釉料,色彩逼真自然

3. 采用胚体增厚技术,保证抗压强度和铺贴效果。

4. 手工专色丝网叠印技术

实景展示 Real show
©2015 成都新西南陶瓷艺术股份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06010421号 成都网站建设:今网科技